欢迎访问某某网站首页!
广告位

新优平台网址_新优娱乐平台官网

广告位
当前位置:主页 > 前沿趋势 > 互联网 >

移动互联网已成过去 创业大街的咖啡里漂着比特币

时间:2018-03-14 13:14 点击: 作者:
[导读]移动互联网已成过去 创业大街的咖啡里漂着比特币 ,比特币 创业 区块链 区块链技术 中关村 融资

移动互联网已成过去 创业大街的咖啡里漂着比特币

中关村创业大街钟楼巨大的显示屏上,内容的关键词依旧是2015年流行的移动互联网。但混迹于此的常客都知道,咖啡馆里的面孔早就变了。资本寒冬后沉寂了两年,这里正成为各种币圈信息的中转站。

作者 | 李玲 编辑 | 金赫

来源|AI财经社(ID:aicjnews)

讲道的人

创业大街很久没这样热闹了。表面上看,2月的创业大街显得有点冷清,除咖啡馆前排列整齐的活动指南,很少能看到人走动,偶尔有人出现,裹紧大衣,在街边小吃店买了饮料后匆匆离去。与街景截然相反的,是咖啡馆里火热的区块链活动。

4个月前,央行七部委发布ICO禁令,中关村大街里外都透着凄凉。而从10月份开始,被禁止为区块链相关活动提供场地的创业大街,开始外冷内热。咖啡馆的大厅里,身穿黑、灰色的创业者紧盯着电脑,等待着约客前来。而在隐秘的会议室中,咖啡馆则成了区块链孵化活动的主场。

车库咖啡3楼的会议室里,正进行着一场数字币暴跌后的投资指南会议。原定两点开始的会议室,在两点前已坐满。五十平米左右的狭小空间里,容纳了密密麻麻的近百人。空间的紧张使得每个人的椅子前后脚紧贴着,留出的缝隙甚至不足以人们进出。

移动互联网已成过去 创业大街的咖啡里漂着比特币

大批正在创业的年轻人聚集在车库咖啡

这里更像是个大学食堂或者是网吧 @视觉中国

两点会议开始,到了三点,人还在络绎不绝的进来,杂乱无序的座位空间被再次压缩。先来的人挪到了讲台边,后来的人则见缝插针地围站在最后排或后门边。

PPT每翻一页,现场的手机便立马举了起来,后排的人索性站起身来拍。晚到刚进门的人,甚至书包都来不及放下,赶紧拿出手机举过头顶。这是一场付费的区块链会议,参与者每人缴纳50元“场地费”,所有来的人都不愿错过那些看似能让自己一夜暴富的信息。

创业大街还是老样子,深灰色的建筑冷眼旁观着随风口爆红又遇冷而来来去去的创业者。但这些来了又走的人,却在每个或热或冷的时刻发生着变化。

主讲人刘君(化名)分享了前两天参加美国硅谷的区块链大会的见闻后,开始主力宣传自己的社群计划,其中包括付费群和token计划。不久前他还在公号中痛斥大佬们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外快的行为,但现在,他也成为了其中一员。

“在社群里只有七八个人,就急着推广自己的token 。”社群还没建好,就想发币的圈钱者,刘君在国内外见过很多。与他们不同,1个月前,刘君组建了社群,明确表明不发代币,做共享知识社群。一个月后,5个社群人数都达到上限,他开始筹划发行项目token。

2017年8 月,刘君从美国硅谷回到家乡浙江,10 月,经历9.4 禁令后的全盘大跌,他来到北京。由中东和北美地区的美系皮卡、悍马车配件的制造销售业,转向区块链领域,他考虑了近半年。最终,朋友的致富经历和成为圈内大V的成就感让他下决心转行。

即使刘君讲得与原定主题“数字币暴跌后的投资指南”相去甚远,还是挡不住投资者的热情讨论。自由交流环节一到,各自开始找寻猎物。投资者和项目方自带引力,围成了一个大圈。在项目方花样翻新的语言中,围在一旁的潜在投资者们眼中泛着欣喜的光。

“你炒币吗?”已经成为活动中陌生人之间的寒暄用语。“炒币只会让你越炒越穷。”他们通常这样自嘲,相视一笑,但眼中尽是得意。有人提议,“加个微信吧”,于是扫码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伟杰(化名)站在一个正热烈讨论去中心话题的小圈子外,一米八多的个子在一众坐着的人间显得格外突出。“去中心化去的就是中国!”他的这句话立即引来了大家崇拜的眼神,在这个圈子,只有大佬才有口出狂言的资格。此刻,在一众刚入场的小白面前,他是大佬无疑。

抱着寻找好项目的目的而来的贵林(化名),坦言这次会议令他“很失望”,根本没有链接国外资源。他自称来自微软,曾自创输入法,并有多项发明。他临近9.4 入场,明显感觉到了市场的冷热两级。

他现在从事成人唱歌在线教育,计划将音乐教育与区块链挂钩。因此,他几乎每个月固定参加两场区块链深度会议,学习相关知识。对这些以区块链之名,行炒币交流之实的活动他原本是不屑参加的,但为了通过活动积累项目和人脉资源,他认了。

与贵林一样,书生也感到一无所获。“这个会太LOW了,一个大佬都没有!”花了一个多小时从大兴赶来的书生满脸不高兴,他懊恼参加了如此低端且没有意义的会议。但进入自由交流环节时,他一改之前的倨傲,主动加入别人的谈话中,言语间尽显自己作为资深业内人的优越感。

离开的时候,书生发了条朋友圈,“一大波新韭菜准备入场。”配图为活动中摩肩接踵却又专心致志的参会者。

收割项目的人

“幸亏谈了一个项目方,不然我就白来了。”书生坦言,参加这种活动就是“为了割项目方”。他的业务被称为孵化器,相当于撮合项目的中介。项目方需要的,“白皮书、社群运营、项目推广、对接交易所资源等一条龙服务,我们都可以帮忙接洽。”但这趟奔波并不如意,现场没有主动寻求区块链孵化产业的目标客户。

幸好,书生遇到人拿着项目,想要上线平台。有人告诉这个人3000 万可以上火币,书生说1500 万就让他上。进入 2018 年,上线交易平台的价格已经随数字货币的火热水涨船高,从 800 万、1000 万、1200 万到现在 1500 万乃至更高,随时变动的行情价格并不是所有圈内人都知道,因此项目方也会成为被割的一方。

在人脉等于一切的圈内,项目上线平台或难或易。扑克牌大佬发行的项目上线也许一句话就能搞定,基本一呼百应。甚至不用大佬站出来发声,只要说这个币“李笑来”也持有,就会被一抢而空。但给钱人家都不要的事例也不在少数。想要上线火币、OKex、币安等主流平台,除了审核项目内容、技术、团队背景等要素,发起人的影响力成为更重要的因素。

移动互联网已成过去 创业大街的咖啡里漂着比特币

那张流传甚广的币圈扑克牌 图片来源于网络

“区块链也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多的用处,但对我来说,它代表着一个群体对公平、公开、公正及财富自由的向往。”书生个子 170 出头,身形偏瘦,坐一会就得抽根烟,来回踱步。谈话的一小时内他抽了三根烟。

不同于区块链技术公司办公点面积狭小且地处城市边缘的通有窘迫,项目孵化的公司通常装修得精致气派。书生的公司刚搬了家,距离倒是没差,就是空间从几个房间扩大到一整层楼。